好文诗网_古诗文大全鉴赏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
作者: 佚名

【原文】
《齐民要术》①:凡种麻,用白麻子。白麻子为雄麻,颜色虽白,啮破枯燥无膏润者,秕子也,亦不中种。市籴者,口含少时,颜色如旧者,佳;如变黑者,哀。麻欲得良田,不用故墟②。故墟太良③,有夥④叶夭折之患,不任作布也。夥,丁破反,草叶坏也⑤。地薄者粪之。粪宜熟。无熟者,用小豆底亦得。崔寔曰:“正月粪畴。”畴,麻田也。耕不厌熟。纵横七遍已上,则麻无叶⑥也。田欲岁易。抛子种⑦,则节高。良田一亩,用子三升;薄田二升。概则细而不长,稀则危⑧而皮恶。夏至前十日,为上时,至日,为中时,至后十日,为下时。“麦黄种麻,麻黄种麦”,亦良候也。谚曰:“夏至后,不没狗。”或答曰:“但雨多,没橐駞。”又谚曰:“五月及泽,父子不相借。”言及泽急,说非辞也。夏至后者,匪唯浅短,皮亦轻薄。此亦趁时,不可失也。父子之间,尚不相假借,而况他人者也?泽多者,先渍麻子令芽生。取雨水浸之,生芽疾,用井水则生迟。浸法:著水中,如炊两石米顷,漉出,著席上,布令厚三四寸。数搅之,令均得地气,一宿即芽出。水若滂沛,十日亦不生。待地白背,耧耩,漫掷子,空曳劳。截雨脚即种者,地湿,麻生瘦;待白背者,麻生肥。泽少者,暂浸即出,不得待生芽,耧头中下之。不劳曳挞。麻生数日中,常驱雀。叶青乃止。布叶而锄。频烦再遍止。高而锄者,便伤麻。稠弱不堪者,拔去。勃如灰便刈。刈、拔,各随乡法。未勃者收皮不成;放勃不收,即骊⑨。蘩⑩,古典反,小束也。欲小,箐普胡反。欲薄,为其易干。一宿辄翻之。得霜露,则皮黄也。获欲净。有叶者喜烂。沤欲清水,生熟合宜。浊水则麻黑;水少则麻脆;生则难剥;大烂则不任。暖泉不冰冻,冬日沤者,最为柔朋也。
《氾胜之书》曰:种枲,太早,则刚坚,厚皮多节;晚,则皮不坚。宁失于早,不失于晚。夏至后二十日沤枲,枲和如丝。

【注释】
①见《齐民要术·种麻第八》。
②故墟:这里似指长期废置不耕的土地。
③太良:《齐民要术》作“亦良”,《农桑辑要》其他版本有的无此二字,有的作“太薄”,均与文意不甚相合。
④夥:“夥”字,《齐民要术》的各种版本皆作“黠”,《农桑辑要》各版本均作“夥”。据石声汉考证,“黠”应作“藉”,即“秸”的异体字。“夥叶”,即“藉叶”之误。大麻的秸秆和叶子既然都早早的死了,故麻也不坚韧,不可织布。
⑤《齐民要术》原作“黠,丁破反”,无有“草叶坏也”一句。如训“黠”作“藉”,作“秸”,则“夥”字自不可信,“草叶坏也”,亦不可信。
⑥麻无叶:是一种夸张的说法,实言叶少。
⑦抛子种:即为我们通常所说的“撒播”种法。“撒播”与条播(耧耩)不同,仅有株距无行距,密度更要大一些,故麻秆细而高,叶少,节长。
⑧危:同“麅”,即“粗”字。
⑨骊:是黄黑相混杂的颜色。殿本作“晒”,义不适。
⑩蘩:小捆、小把、小束,称藁。
箐:禾稼刈倒后,在田中放置成的小堆,俗称“耩”。
叶:原作“菜”。据《齐民要术》改正。
转引自《齐民要术·种麻第八》。

【译文】
《齐民要术》:一般种(纤维用)大麻,多用白麻子。白麻子为雄麻。有的颜色虽然是白的,但咬开后,里面却干枯焦燥,没有一点油性的,是秕的没成熟好的种子,亦不能种。如到市上去买种子,可放到口中噙一会,颜色没有变化的是好种子;变黑的是湿热郁衰变质的种子。种大麻一定要好地,但不要用故墟。故墟太肥,会使大麻苗稼有夥叶早死的害处,麻亦不可织布。“夥”,丁破反,指草叶变坏。瘠薄的土地要施肥。粪要腐熟的。没有熟粪,用小豆茬地亦可。崔寔说:“正月粪田畴。”畴,即指麻田。耕不厌熟柔。纵耕横耕达到七遍以上,则长出的大麻叶少。大麻田要年年更换。抛子种会使大麻的节长。好地一亩,用种子三升;瘠薄地一亩,用种子二升。苗稠,会使茎秆细弱、不见长;苗稀,会使茎秆长得很粗,韧皮质劣。夏至以前十天种,为上等农时;夏至日种,为中等农时;夏至过后十日以内种,为下等农时。“冬麦黄的时候种大麻,大麻黄的时候种冬麦”,这也是非常好的物候。谚语说:“夏至以后种麻,盖不上狗。”又说:“只要雨水多,可以埋没骆驼。”谚语又说:“五月间趁墒(抢种大麻),虽父子之间,不得借用人力。”这说明趁天雨抢种迫急,故谚语也有些不近人情。夏至后种的麻,不但低矮,麻的韧皮也又薄又轻。所以必须抓紧农时,机不可失。父子之间尚且不能互相帮助,对别人更不用说了。地太湿时,先浸种,令麻子出芽。用雨水浸种出芽快,用井水浸出芽慢。浸种的方法:将种子浸入水中,大约经过煮两石米饭的时间,滤出来放在席上,摊开三四寸厚,频频翻搅,使皆能得到地气,一夜过后便出芽。假若用水泡着,即便过十天也不出芽。等到地面泛白色,用耧耩开沟,撒播种子,拖着空劳覆土。若雨过后便下种,地太湿,麻苗出土后非常瘦弱;待地面泛白时种,麻苗出土后非常茁壮。地不是很湿时,可将麻种稍微浸一下,便滤出,不能等出芽,即用耧耩播入地中。不劳摩,不拽挞。麻出苗后的开始几天,要常驱赶鸟雀。叶子变青色时,才可以停止。真叶展开后,便开始锄。接连锄两遍,便要停止。苗高了再锄,便会伤麻。麻苗过稠过弱的地方,应拔去一些。等到花粉变得像灰尘那样,便要刈。或用镰刈,或用手拔,可以根据各地的习惯。未放粉便收刈的,韧皮纤维成长不良;散过粉还不收刈,麻纤维变骊。蘩要小,蘩,古典反,小把。箐普胡反。要薄,箐薄,是为了容易干。过一夜便要翻一遍。霜露沾湿后不翻,麻皮会变黄。收获要干净。带叶的容易烂。沤麻时水要清,沤的生熟要适度。浊水沤出的麻黑;水少时麻脆没韧性;沤生了,剥麻困难;沤过了,易腐烂,麻不耐用。若有暖水泉,冬天不结冰,用来沤麻,最为柔软和坚韧。
《氾胜之书》说:纤维用枲麻,种早了,便会使麻秆硬、皮厚、节多;种晚了,便会使麻纤维不坚韧。故宁可使播种偏早,不要偏晚。夏至过后二十天沤麻,麻纤维会像蚕丝一样柔和。 [下一章>>]   [返回目录▲]

古诗文网


© 2018 好诗文网 | 好诗大全 诗句大全 古文翻译 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 黄道吉日 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