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诗网_古诗文大全鉴赏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
作者: 佚名

游雁宕山日记后

【原文】
余与仲昭兄游天台,为壬申三月①。至四月二十八日,达黄岩,再访雁山。觅骑出南门,循方山十里,折而西南行,三十里,逾秀岭,饭于岩前铺。五里,为乐清界,五里,上盘山岭。西南云雾中,隐隐露芙蓉一簇,雁山也。十里,郑家岭,十里,大荆驿。渡石门涧,新雨溪涨,水及马腹。五里,宿于章家楼,是为雁山之东外谷。章氏盛时,建楼以憩山游之屐②,今旅肆③寥落,犹存其名。
二十九日 西入山,望老僧岩而趋。二里,过其麓。又二里,北渡溪,上石梁洞。仍还至溪旁,西二里,逾谢公岭。岭以内是为东内谷。岭下有溪自北来,夹溪皆重岩怪峰,突兀无寸土,雕镂百态。渡溪,北折里许,入灵峰寺。峰峰奇峭,离立④满前。寺后一峰独耸,中裂一璺⑤,上透其顶,是名灵峰洞。蹑千级而上,石台重整,洞中罗汉像俱更新。下饭寺中。同僧自照胆潭越溪左,观风洞。洞口仅半规⑥,风蓬蓬出射数步外。遂从溪左历探崖间诸洞。还寺,雨大至,余乃赤足持伞溯溪北上。将抵真济寺,山深雾黑,茫无所睹,乃还过溪东,入碧霄洞。守愚上人精舍⑦在焉。余觉其有异,令僮还招仲昭,亦践流而至,恨相见之晚,薄暮,返宿灵峰。
三十日 冒雨循流,西折二里,一溪自西北来合,其势愈大。渡溪而西,溯而西北行,三里,入净名寺。雨益甚,云雾中仰见两崖,重岩夹立,层叠而上,莫辨层次。衣履沾透,益深穷西谷,中有水帘谷、维摩石室、说法台诸胜。二里,至响岩。岩右有二洞,飞瀑罩其外,余从榛莽中履险以登。其洞一名龙王,一名三台。二洞之前,有岩突出,若露台然,可栈而通也⑧。出洞,返眺响岩之上,一石侧耳附峰头,为“听诗叟”。又西二里,入灵岩。自灵峰西转,皆崇岩连幛⑨,一开而为净名,一璺直入,所称一线天也;再开而为灵岩,叠嶂回环,寺当其中。
五月朔⑩ 仲昭与余同登天聪洞。洞中东望圆洞二,北望长洞一,皆透漏通明,第峭石直下,隔不可履。余乃复下至寺中,负梯破莽,率僮逾别坞,直抵圆洞之下,梯而登;不及,则斫木横嵌夹石间,践木以升;复不及,则以绳引梯悬石隙之树。梯穷济以木,木穷济以梯,梯木俱穷,则引绳揉树,遂入圆洞中,呼仲昭相望而语。复如法蹑长洞而下,已日中矣。西抵小龙湫之下,欲寻剑泉,不可得。踞石碛而坐,仰视回嶂逼天,峭峰倒插,飞流挂其中,真若九天曳帛者。西过小剪刀峰,又过铁板嶂。嶂方展如屏,高插层岩之上,下开一隙如门,惟云气出没,阻绝人迹。又过观音岩,路渐西,岩渐拓,为犁尖,复与常云并峙,常云南下,跌而复起,为戴辰峰。其跌处有坳,曰马鞍岭,内谷之东西分者,以是岭为界。从灵岩至马鞍岭凡四里,而崇峦屼嵲,应接不暇。逾岭,日色渐薄崦嵫。二里,西过大龙湫溪口,又二里,西南入宿能仁寺。

【注释】
①壬申:崇祯五年,即公元1632年。三月:作者所谓三月游天台,是从三月十四日到二十日。此后直至四月十五日,其间又去了雁荡山,是二游雁荡,但没有留下游记。十六日,他又回到天台山,继续游览了天台以西的胜景,直至十八日。这两段(或者说两次)的游程,都记在《游天台山日记(后)》中。
②憩山游之屐:意为供游人歇脚。
③旅肆:旅店。
④离立:并立。
⑤璺(wèn):裂缝。
⑥半规:半圆。
⑦精舍:僧人、道士修炼居住之所。
⑧可栈而通:意为那块岩石可作为栈道以通行。
⑨崇岩连幛:意为一块块高峻的岩石像幛子相连。
⑩朔:农历每月初一。
负:背,肩负。莽:荒草。
坞(wù):四面高中间低的地方,村落。
斫(zhuó):砍伐。
济:接续。
揉:攀援。
碛(qì):浅水中的石头。
曳:拖。帛:丝绸。
屼嵲(wù niè):山高耸的样子。
日薄崦嵫(yān zī):太阳即将落山。薄:逼近。崦嵫:山名,在甘肃天水西,传说中日落的地方。

【译文】
我和族兄仲昭游天台山,是壬申年(崇祯五年,1632)三月,到四月二十八日,抵黄岩县,又第二次游雁荡山。雇到马匹从县城南门出发,沿着方山行十里,转向西南,过三十里,翻越秀岭,在岩前铺吃饭。走五里,是乐清县界,又走五里,登上盘山岭。只见西南云雾之中,隐隐约约地露出一簇芙蓉似的山峰,那就是雁荡山。走十里,到郑家岭,又走十里,过大荆驿。渡过石门涧,刚下过雨,溪水猛涨,水淹到马肚皮。又走五里,在章家楼住宿,这里是雁荡山东面的外围山谷。章氏家族兴旺时,曾在这里建楼供游山时歇息,如今店铺寥落,不过依然保存了章家楼的名称。
二十九日 由西面进山,朝着老僧岩走去。走了二里,经过老僧岩山脚。又走二里,往北渡过溪水,登上石梁洞,再返回到溪旁。往西走二里,翻越谢公岭。谢公岭以内是东内谷,岭下有一条溪流从北边流过来,溪水两岸全是重叠的山崖和奇形怪状的峰峦,高耸的峰岩光秃秃的,没有一寸泥土,像雕刻一样千姿百态。渡过溪流,往北转一里多,进入灵峰寺。一座座奇异陡峭的山峰,成排地立于峰前。寺后有座山峰独立高耸,中间有一道裂缝,上至峰顶,它名叫灵峰洞。踩着千级石阶上登,石台已经修整,洞中的罗汉像也都修饰一新,回到灵峰寺吃了饭。同僧人从照胆潭越过溪水左岸,观看风洞。洞口只呈半圆形,风蓬蓬地吹出洞外数步,于是沿着溪水左岸一一地探寻崖上的各个洞穴。回到灵峰寺后,下起了大雨,我便光着脚撑起伞沿着溪流北上。快到真济寺时,见深山中黑雾沉沉,茫茫然什么也看不见,于是回到溪流东面,进入碧霄洞,高僧守愚的精舍就在这里。我觉得它有点特别,让家童回去叫徐仲昭,仲昭也踏着溪流来到这里,与守愚有相见恨晚之感。傍晚时分,返回灵峰寺住宿。
三十日 冒雨沿溪流走,往西转二里,一条溪水从西北流过来汇合,水势越加大了。渡过溪流往西走,又溯溪流往西北行,三里,进净名寺,雨越下越大。云雾之中,仰望两边山崖,岩石夹立,重重叠叠,分不清层次,衣服鞋子都湿透了,越发想要探尽西谷,其中有水帘谷、维摩石室、说法台等名胜。走了二里,来到响岩。岩右边有两个洞,飞瀑罩在洞外,我从灌木丛中踏着险路攀登。两个洞一个叫龙王洞,另一个叫三台洞。两洞前面,有块突出的岩石,像露台一样,可以通过栈道相通。出洞之后,回头眺望响岩上面,有一块石头像一个人侧着耳朵贴在峰头上,石名“听诗叟”。又往西走二里,进入灵岩。从灵峰寺往西转,一路都是高峻的山岩和连绵的峰壁,峰壁第一处拓开的地方是净名寺,有一条裂缝直入深处,就是所说的一线天;第二处拓开的地方是赤灵岩寺,山峦重叠回环,寺院就在正中。
五月初一日 仲昭和我一起攀登天聪洞。在洞中向东望去有两个圆洞,向北望去有一个长洞,都是透亮通明,只是洞壁陡峭直立,与天聪洞相隔,走不过去。我于是又下到灵岩寺中,扛起梯子,砍掉灌木,率领仆从越过另一道山坞,走到圆洞下面,搭起梯子往上登;梯子够不着,就砍来木头横嵌在石缝之间,踩着木头上登;木头还是够不着,又用绳索把梯子吊上来,悬挂在石缝中的树上。爬完梯子就用木头相接,踩完木头又用梯子相接,梯子木头都不济事时,就把绳索拴到树上,拉着往上攀登,终于进入圆洞,呼唤仲昭,相望而语。又用同样的方法进入长洞之后才下山,已经到了中午。向西走到小龙湫下面,想寻找剑泉,没有找到。盘坐在沙石堆上,抬头仰望,回峦直逼天际,峭峰从天上倒插,飞流悬挂在峰峦之间,真像是从九天之上飘曳而下的丝绸一样。往西经过小剪刀峰,又经过铁板嶂。山嶂并列展开,有如方形的屏风,高高地插在层层岩石上面,下面裂开一道像门一样的缝隙,只有云气出没其中,阻绝了人迹。又经过观音岩,道路渐渐往西,岩壁渐渐拓开,这是犁尖峰,还是和常云峰并肩峙立。从常云峰南下,地势下跌后又重新突起,名戴辰峰。下跌处有山坳,叫马鞍岭,内谷分为东西,就是以马鞍岭为界。从灵岩寺到马鞍岭,一共四里,而峰峦高峻峭拔,让人应接不暇。越过马鞍岭,夕阳渐渐西下。二里,往西经过大龙湫溪,又走二里,往西南进入能仁寺歇宿。

【原文】
初二日 从寺后坞觅方竹,无佳者。上有昙花庵,颇幽寂。出寺右,观燕尾泉,即溪流自龙湫来者,分二股落石间,故名。仍北溯流二里,西入龙湫溪口。更西二里,由连云嶂入,大剪刀峰矗然立涧中,两崖石壁回合,大龙湫之水从天下坠。坐看不足亭,前对龙湫,后揖剪刀,身在四山中也。出连云嶂,逾华岩岭,共二里,入罗汉寺。寺久废,卧云师近新之。卧云年八十余,其相与飞来石罗汉相似①,开山巨手也②。余邀师穷顶,师许同上常云,而雁湖反在其西,由石门寺为便。时已下午,以常云期之后日,遂与其徒西逾东岭,至西外谷,共四里,过石门寺废址。随溪西下一里,有溪自西来合,即凌云、宝冠诸水也,二水合而南入海。乃更溯西来之溪,宿于凌云寺。寺在含珠峰下,孤峰插天,忽裂而为二,自顶至踵,仅离咫尺,中含一圆石如珠,尤奇绝。循溪北入石夹,即梅雨潭也。飞瀑自绝壁下激,甚雄壮,不似空濛雨色而已。
初三日 仍东行三里,溯溪北入石门,停担③于黄氏墓堂。历级北上雁湖顶,道不甚峻。直上二里,向山渐伏,海屿来前,愈上,海辄逼足下。又上四里,遂逾山脊。山自东北最高处迤逦④而来,播⑤为四支,皆易石而土。四支之脊,隐隐隆起,其夹处汇而成洼者三,每洼中复有脊,南北横贯,中分为两,总计之,不止六洼矣。洼中积水成芜⑥,青青弥望,所称雁湖也。而水之分堕于南者,或自石门,或出凌云之梅雨,或为宝冠之飞瀑;其北堕者,则宕阴⑦诸水也,皆与大龙湫风马牛无及云⑧。既逾冈,南望大海,北瞰南阁之溪,皆远近无蔽,惟东峰尚高出云表。余欲从西北别下宝冠,重岩积莽,莫可寄足。复寻旧路下石门,西过凌云,从含珠峰外二里,依涧访宝冠寺。寺在西谷绝坞中,已久废,其最深处,石崖回合,磴道俱绝。一洞高悬崖足,斜石倚门。门分为二,轩豁⑨透爽,飞泉中洒,内多芭蕉,颇似闽之美人蕉;外则新箨高下⑩,渐已成林。至洞,闻瀑声如雷,而崖石回掩,杳不可得见。乃下山涉溪,回望洞之右胁,崖卷成罅,瀑从罅中直坠,下捣于圆坳,复跃出坳成溪去。其高亚龙湫,较似壮胜,故非宕山第二流也。东出故道,宿罗汉寺。
初四日 早,望常云峰白云濛翳,然不为阻,促卧云同上。东逾华岩二里,由连云嶂之左,道松洞之右,跻级西上,共三里,俯瞰剪刀峰已在屐底。一里,山回溪出,龙湫上流也。渡溪,过白云、云外二庐,又北入云静庵。庵庐与登山径,修整俱异昔时,卧云令其徒采笋炊饭。既饭,诸峰云气倏尽,仲昭留坐庵中,余同卧云直跻东峰。又二里,渐闻水声,则大龙湫从卷崖中泻下。水出绝顶之南、常云之北,夹坞中即其源也。溯水而上,二里,水声渐微。又二里,逾山脊。此脊北倚绝顶,南出分为两支,东支为观音岩,西支为常云峰,此其过脉处也。正脊之东为吴家坑。其峰之回列者,近为铁板嶂,再绕为灵岩,又再绕为净名,又再绕为灵峰,外为谢公岭而尽。脊之西,其坑即龙湫背。其峰之回列者,近为龙湫之对崖,再绕为芙蓉峰,又再绕为凌云,又再绕为宝冠,上为李家山而止。此雁山之南面诸峰也。而观音、常云二峰,正当其中,已伏杖履下,惟北峰若负扆然,犹屏立于后。北上二里,一脊平峙,狭如垣墙,两端昂起,北颓然直下,即为南阁溪横流界,不若南面之环互矣。余从东巅跻西顶,倏踯躅声大起,则骇鹿数十头也。其北一峰,中剖若斧劈,中则石笋参差,乱崖森立,深杳无底。鹿皆奔堕其中,想有陨堑者。诸僧至,复以石片掷之,声如裂帛,半晌始沉,鹿益啼号不止。从此再西,则石脊中断,峰亦渐下,西北眺雁湖,愈远愈下。余二十年前探雁湖,东觅高峰,为断崖所阻,悬绠而下,即此处也。昔历其西,今东出其上,无有遗憾矣。返下云静庵,循溪至大龙湫上,下瞰湫底龙潭,圆转夹崖间,水从卷壁坠潭,跃而下喷,光怪不可迫视。遂逾溪西上,南出龙湫之对崖,历两峰而南,其岭即石门东、罗汉之西、南出为芙蓉峰、又南下为东岭者也。芙蓉峰圆亘特立,在罗汉寺西南隅。既至其下,始得路。东达于寺,日已西,仲昭亦先至矣。

【注释】
①相(xiànɡ):相貌。飞来石罗汉:罗汉寺右前方高崖上有飞来石,形状酷似罗汉。
②开山巨手:意为开创事业的大人物。罗汉寺初建于北宋,但因久废,由卧云重修,故褒称其为“开山巨手”。
③停担(dàn):放下肩挑的行李。
④迤逦(yǐ lǐ):曲折连绵的样子。
⑤播:分散。
⑥芜:杂草丛生之地。
⑦阴:山的北面。
⑧云:文言句末表示某种语气的助词,无义。
⑨轩豁:宽敞,开朗。
⑩箨(tuò):笋壳。这里指竹笋。高下:长短高低,参差错落。
亚:次于。
濛翳:笼罩,遮蔽。
倏(shū):忽然,迅速。
负扆(yǐ):皇帝临朝听政时背靠屏风而坐。扆:屏风。
踯躅(zhí zhú)声:脚步声。
陨:丧命,死亡。堑(qiàn):沟壕。
绠(ɡěnɡ):绳索。
迫:靠近。

【译文】
初二日 到寺后山坞寻找方竹,没有好的。寺院上方有昙花庵,很寂静。从寺右出来,观览燕尾泉,就是从大龙湫流来的溪水,分成二股坠落石间,所以取名燕尾。又往北沿溪流走两里,往西进入龙湫溪口,再往西走二里,由连云嶂进去,大剪刀峰矗然耸立在涧中,两边山崖石壁环绕,大龙湫的水从天而降。坐在“看不足亭”中,面对龙湫水,背靠剪刀峰,置身在四面群山之中。走出连云嶂,越过华岩岭,一共二里,进入罗汉寺。罗汉寺久已荒废,卧云禅师最近将它修葺一新。卧云已有八十多岁,他的相貌与飞来石罗汉相似,可以说是雁山的开山巨手。我邀请禅师攀登山巅,禅师答应一起去常云峰,因为雁湖反而在罗汉寺西,从石门寺去更为便捷。已到下午时分,约定后天登常云,然后与禅师的徒弟一起往西越过东岭,来到西外谷,一共走了四里,经过石门寺废址。顺着溪水往西走一里,有一条溪从西边流来汇合,这就是从凌云寺和宝冠寺来的水流,两股溪水汇合后往南流入大海。便再沿着西边来的溪流行走,在凌云寺住宿。凌云寺位于含珠峰下,含珠峰独自插入云天,又忽然崩裂为二,从顶部到底部,裂缝相隔只有尺把,中间含着像珠子似的一块圆石尤其奇妙绝伦。沿溪水向北进入石块的夹缝,就是梅雨潭了。瀑布飞湍从陡峭的石壁往下冲击,气势十分雄伟壮观,不像细雨空濛的样子。
初三日 仍然往东走三里,沿溪流往北进入石门寺,把行李放在黄氏墓堂,沿着石阶往北登雁湖顶,道路不太险峻,一直往上走了二里,走过的山峦已渐渐低伏,海岛浮现在前面。越往上走,海就越逼近脚下。又往上走四里,就越过了山脊。山从东北最高处曲折连绵地往西延伸过来,分为四道支脉,都由石山变成土山。四道支脉夹拢的地方隐隐约约隆起,支脉与支脉之间形成了三处洼地,每处洼地中又有山脊,南北横贯连通,中间又分为两段,总起来计算,洼地不止六块了。洼中积水,杂草丛生,放眼望去,一片青翠碧绿,这就是所说的雁湖。雁湖往南分流下堕的水,有的从石门寺流出,有的从凌云寺的梅雨潭流出,有的成了宝冠寺的飞瀑。往北分流下堕的水,成了雁荡山北面的众多溪流的源头,都和大龙湫的水风马牛不相及。翻过山冈之后,往南眺望大海,向北俯瞰南阁溪流,远近均无遮拦,只有东面山峰还是高出云外。我想从西北另一条路下宝冠寺,然而岩石重叠、荒草茂密,无从落脚。又寻找原路下到石门寺,往西经过凌云寺,沿含珠峰往外走二里,顺着山涧去探访宝冠寺。宝冠寺在西谷深坞中,早已荒废。山谷最深处,崖石回环并合,石阶道路断绝。一个山洞高挂山崖下部,一块斜石倚靠在洞门。门一分为二,宽阔清爽,飞泉洒向洞中。洞内有许多芭蕉,形状很像福建的美人蕉;洞外有参差不齐的新竹,渐渐已成竹林。到达洞前,听到瀑声如雷,但崖石回环掩蔽,深不可睹。于是下山涉过溪水,回头眺望洞的右腰,山崖卷折成缝隙,瀑布从缝隙中垂直下坠,冲向圆形的坳地,然后又跃出坳地汇成溪流而去。它的高度仅次于龙湫,但比龙湫似乎更为壮观。所以不能说是雁荡山第二瀑布。从原路往东出去,在罗汉寺歇宿。
初四日 一清早,远看常云峰白云茫茫,什么也看不清楚,然而并不因此而止步不前,催促卧云一同登山。向东越过华岩走了二里,便从连云嶂的左侧,道松洞的右侧,踏着石阶往西上,一共三里,俯瞰剪刀峰,已在脚下。又走一里,山峦回环,溪流出现在眼前,这就是龙湫的上游。渡过溪水,经过白云、云外两座茅庐,又往北进入云静庵。庵、庐以及登山的道路经过修整都和上次大不相同。卧云叫他的徒弟采来竹笋做饭。饭后,各山峰上的云气突然消散,仲昭留在静云庵中休息,我和卧云一同直上东峰。又上了二里渐渐听到水声,是大龙湫从卷崖中飞泻下来,大龙湫水从雁荡山绝顶南面、常云峰的北面流出,两峰之间的山坞就是它的发源地。沿大龙湫水而上,二里,水声渐渐微弱。又走二里,越过山脊。这道山脊北靠绝顶,南面分成两道支脉:东支为观音岩,西支为常云峰,这里是两条支脉交结的地方,山脊东面是吴家坑。那回环排列的山峰,近的是铁板嶂,绕过去是灵岩寺,再绕过去是净名寺,再绕过去是灵峰寺,最外层到谢公岭而止。山脊西部,那低洼之处就是龙湫背。那回环绕列的山峰,近的是与大龙湫相对的山崖,绕过去是芙蓉峰,再绕出去是凌云寺,再绕出去是宝冠寺,最上面到李家山而止,这些就是雁荡山南部众峰的情形。而观音岩和常云峰,正好位于群峰之中,这时已低伏脚下,只有北峰好像屏风一样,耸立于后。往北上二里,一道平立,狭窄得如同城墙一样,两端高高翘起,北面像崩塌一样地垂直而下,这就是南阁溪横流的分界,不像南面那样回环交错。我从东边的山巅往西边顶峰攀登,突然响起一阵踯躅徘徊的蹄声,原来是几十只受惊的鹿。那北边的一座山峰,像被斧头当中剖开一样,里面石笋参差不齐,乱崖林立,深不见底。奔跑的鹿群都坠落其中,想必有些会坠落在坑中。和尚们来到这里,又用石片投掷下去,声音如同撕裂布帛一样,好一阵才沉寂下去。鹿群越发啼鸣不止。从这里再往西走,石脊就中断了,山峰也渐渐低垂,往西北眺望雁湖,越远越低。我二十年前曾探寻雁湖,往东寻找高峰,就是在这里被断崖所阻,只好悬绳而下。以前游历了它的西面,这一次从东面到达它的高处,再没有遗憾了。往下返回静云庵,沿溪流走到大龙湫上边,往下俯视湫底的龙潭,圆圆地环绕在夹合的山崖之间,水流从卷曲的山壁上坠入潭中,又腾跃起来向下喷洒,光怪陆离,不能近看。于是越过溪流由西面上去,再向南来到大龙湫的对崖,经过两座山峰再朝南,这座岭就在石门的东边,罗汉寺的西边,往南伸出去形成芙蓉峰,再往南延伸下去为东岭。芙蓉峰圆圆地耸立在罗汉寺西南侧。来到芙蓉峰下,才有道路。往东到达罗汉寺,太阳已经西斜,仲昭已先回到寺中了。

【原文】
初五日 别卧云,出罗汉寺,循溪一里,至龙湫溪口。凡四里,逾马鞍而下。北望观音峰下,有石璺若门,层列非一。仲昭已前向灵岩。余挟一僮北抵峰下,循樵路西转二里,直抵观音、常云之麓,始知二峰上虽遥峙,其下石壁连亘成城。又循崖东跻里许,出石璺之上,丛木密荫,不能下窥。崖端盘石如擎盖,上平如砥,其下四面皆空。坐其上久之,复下循石璺而入,层崖悬裂,皆可扪而通也。璺外一峰特起,薄齐片云,圆顶拱袖,高若老僧岩,俨若小儿拱立。出路隅,居多吴氏,有吴应岳者留余餐。余挟之溯溪入,即绝顶所望吴家坑溪也,在铁板、观音之间。欲上溪左黄崖层洞,崖在铁板嶂之西,洞在崖之左,若上下二层者。抵其下,不得上,出其上,洞又在悬崖间,无可下也。乃循崖东行,又得一石璺,望其上,层叠可入,计非构木悬梯不能登。从此下一小峰,曰莺嘴岩,与吴别。东过铁板嶂下,见其中石璺更大,下若有洞流而成溪者。亟①溯流入,抵洞下,乱石窒塞,而崖左有路直上,凿坎②悬崖间,垂藤可攀。遂奋勇上,衣碍则解衣,杖碍则弃杖,凡直上一崖,复横历一崖,如是者再,又栈木为桥者再,遂入石璺中。石对峙如门,中宽广,得累级以升。又入石门两重,仰睇其上,石壁环立,青天一围,中悬如井。壁穷,透入洞中。洞底日光透处,有木梯,猱升③其上,若楼阁然。从阁左转,复得平墟,后即铁板嶂高列,东西危崖环绕,南面石璺下伏,轩敞回合,真仙灵所宅矣!内有茅屋一楹④,虚无人居。隙地上多茶树,故坎石置梯,往来其间耳。下至溪旁,有居民。遂越小剪刀峰而东,二里,入灵岩,与仲昭会。
初六日 挟灵岩僧为屏霞嶂之游。由龙鼻洞右攀石罅上,半里,得一洞甚奇。又上半里,崖穹⑤路绝,有梯倚崖端,盖烧炭者所遗。缘梯出其上,三巨石横叠两崖间,内覆石成室,跨其外者为仙桥。其室空明幽敞,蔽于重岩之侧,虽无铁板嶂、石门之奇瑰攒合,而幽邃自成一天。复透洞左上,攀藤历栈,遂出屏霞嶂之中层,盖龙鼻顶也。崖端亦宽垲可庐⑥,后嶂犹上倚霄汉,嶂右有岩外覆,飞泉落其前。由右复攀跻崖石,几造⑦嶂顶,为削石所阻。其侧石隙一缕,草木缘附,可以着足,遂随之下。崖间多修⑧藤垂蔓,各采而携之。当石削不受树⑨、树尽不受履处,辄垂藤下。如是西越石冈者五重,降升不止数里,始下临绝涧,即小龙湫上游也。其涧发源雁顶之东南,右即铁板,左即屏霞,二嶂中坠为绝壑,重崖亏蔽⑩,上下无径,非悬绠不能飞度也。入涧,践石随流,东行里许,大石横踞涧中,水不能越,穴石下捣,两旁峭壁皆斗立,行者路绝。乃缚木为梯升崖端,复缒入前涧下流,则横石之下,穹然中空,可树十丈旗。水从石后建瓴下注,汇潭漾碧,翛然沁人。左右两崖,俱有洞高峙。由此而前,即龙湫下坠处也。余两次索剑泉,寺僧辄云在龙湫上,人力鲜达。今仍杳然,知沦没已久。欲从此横下两峰,遂可由仙桥达石室,乃斫木缚梯,盘绝岘者数四,俯视独秀、双鸾诸峰,近在屐底。既逼仙桥,隔崖中断,日已西,疲甚,乃返觅前辙,复经屏霞侧石室返寺,携囊过净名,投宿灵峰。

【注释】
①亟(jí):急忙。
②坎:小坑。
③猱(náo)升:像猿猴似的轻捷攀升。猱:猿猴。
④楹:计量房屋的单位,一间或一栋。
⑤穹(qiónɡ):高高隆起。
⑥垲(kǎi):地势高而干燥。庐:这里作动词,建房。
⑦造:到达。
⑧修:长。
⑨石削(xuē)不受树:意为岩石陡峭,上面不长树木。
⑩亏蔽:遮掩。
穴石下捣:意为穿过石穴,往下冲击。
斗:通“陡”。
缒(zhuì):用绳子拴住往下坠。
穹然:这里指空洞内顶部圆弧宽敞的样子。
建瓴(línɡ):像倾倒瓶中之水一样。瓴:陶瓶。
翛(xiāo)然:无拘无束、自由随意的样子。沁(qìn):渗透。
索:寻找。
辄(zhé):就,总是。
鲜(xiǎn):少,难以。
盘绝岘者数(shuò)四:意为再三努力攀上山顶。盘:曲折环绕地向上攀爬。绝岘:极高的山顶。数四:再三,多次。

【译文】
初五日 告别卧云离开罗汉寺,沿着溪流走一里,来到龙湫口。一共走了四里,越过马鞍岭而下。往北看到观音峰下的石壁上有像门一样的裂缝,层层排列,不止一道。仲昭已经前去灵岩寺了,我带着一个家童往北来到观音峰下,沿着砍柴的小路往西转二里,来到观音、常云两峰的山脚。才知道这两座山峰虽然上部遥遥对峙,下部的石壁却像城墙一样联结在一起。又沿着崖壁东面往上攀登一里多,走出石缝上面,林木丛生、树荫密蔽,不能向下窥看。崖顶有块圆石就像高托而起的盖子,上面像磨石一样平滑,下部四面都是空的。在圆石上坐了很久,再下来沿着石缝往里走,崖壁上有层层裂缝,可以摸到,也可以通过。石缝外面有一座山峰挺拔耸立,逼近云层,峰顶圆形,整个山峰的形状很像一个拱手而立的小孩,与老僧山岩差不多高。走出路角,有很多姓吴的人家住在这里,有个叫吴应岳的留我吃饭。我拉着他一起沿溪流上游走去,就是在绝顶上所看到的吴家坑溪,位于铁板嶂和观音峰之间。我想攀登溪流左面黄崖上的层层洞穴。黄崖在铁板嶂的西边,洞穴在黄崖的左侧,像有上下两层。来到崖下,不能上去;走到山崖上面,洞又在崖壁中间,无法下去。于是沿着山崖往东走,又见一道石缝,仰望石缝上面,层层叠叠的可以进入,不过估计要搭木悬梯才能登上去。从这里的一座小山峰下来,就到了莺嘴岩,和吴应岳告别。向东经过铁板嶂再向下走,看见其中的石缝更大,下面像有洞中之水汇成的溪流。我急忙沿水流往里走,来到洞下,只见乱石堵塞,而崖壁左边有路可以直上,崖壁间有凿出来的石坎,并且有垂下来的藤条可以攀拉。于是奋勇攀登,衣服碍事就脱掉衣服,手杖碍事就扔掉手杖。总是攀上一道崖,又横过一道崖,像这样反复几次,又经过木头架设的几处栈桥,才进入石缝中。两块相对峙立的岩石就像门户一样,里面宽敞广阔,通过层层石级攀登上去,又经过两重石门,仰视上面,石壁环立,有双臂环抱那么大的一块青天悬挂在正中,如同倒悬的水井。石壁尽处,日光透入洞中。洞底阳光透亮的地方设有木梯,我像猿猴一样爬上去,上面就像楼阁一样。由“阁”左转,便见平坦的丘地,后面是高高排列的铁板嶂,东西两侧高崖环绕,南面的石缝低伏,这里宽敞开阔,回环并合,真是仙灵居住之地!里面有一排茅屋,空着无人居住。空地上有很多茶树,所以凿石坎搭木梯,以便上下往来。下到溪旁,有了居民。接着越过小剪刀峰往东,走了二里,进入灵岩寺,与仲昭会合。
初六日 与灵岩寺的僧人一起去游屏霞嶂,从龙鼻洞右侧攀援石缝而上,半里,看到一个非常奇妙的洞。又上半里,山崖到了尽头,路也消失了,有梯子靠在山崖顶端,大概是烧炭人留下来的。爬梯子走到崖上,见三块巨石横叠在两崖之间,里面覆盖成石室,跨出其外的是仙桥。石室空旷明亮、幽静宽敞,隐蔽在重重山崖旁边,虽然不如铁板嶂、石门那样聚集了许多奇丽之景,但幽静深邃,自成天地;又穿过石洞往左边上去,攀援藤条,越过栈道,就出了屏霞嶂的中层,是龙鼻洞顶了。崖端也很宽阔、干燥,可以造屋居住。后面的山嶂仍高入云霄,山嶂右边有岩石往外覆盖,瀑布飞泻在岩前面。从右侧再攀登崖石,差不多到屏嶂顶端时,被陡峭的岩壁挡住了。石壁侧边有一条石缝,草木嵌附生长,可以踏脚,于是顺着石缝下去。崖壁间有许多很长的藤蔓垂挂下来,我们都采扯了一些带着。到了岩石陡峭得没有树木生长、无法落脚的地方,就拉着下垂的藤蔓下来。就这样往西穿越了五重石冈,上上下下不止数里,才到达下面的绝涧,就是小龙湫的上游。这涧水发源于雁荡山东南,右边是铁板嶂,左边是屏霞嶂,两座山峰中间下坠处是非常陡深的壑谷,又有重重叠叠的崖壁遮挡掩蔽,上下无路可通,如果没有绳索悬挂绝对无法飞越。进入涧中,踩着岩石随水流往东走了一里左右,一块巨石横挡在涧中,水不能越过,直捣巨石底部的缝隙;两旁的峭壁陡直耸立,行人无路可通。于是捆缚木头作梯子爬上巨石顶端,再用绳子拴住下到前面涧水的下游。巨石下面,中间空如穹庐,可以树立十丈高的旗帜。水从巨石背后居高临下地倾泻,汇成碧波荡漾的深潭,优哉游哉沁人心脾。左右两崖,都有洞穴高高对峙。从这里再向前,就是龙湫向下坠落的地方。我两次寻找剑泉,寺中的和尚总是说:“在龙湫上面,人力很少能够到达。”这次仍然杳无踪影,知道已经沦没很久了。想从这里横向走下两座山峰,就可以由仙桥到达石室,于是砍树木捆成梯子,四次攀越陡峰,俯视独秀、双鸾等峰,近在脚下。接近仙桥时,相隔的山崖忽然中断。太阳已经西沉,人已困乏不堪,于是寻找旧路返回,又经过屏霞嶂侧边的石室返回灵岩寺,携带行李过了净名寺,到灵峰寺投宿。

【原文】
初七日 溯寺前溪,观南碧霄冈,轩爽①无他奇。又三里,西转,望真济寺在溪北坞中。是溪西由断崖破峡而来,峡南峰为“五马朝天”,峥嵘尤甚。两旁逼仄②石蹊,内无居民,棘茅塞路。行里许,甚艰,不可穷历。北过真济寺,寺僻居北谷,游屐不到。寺右溯小溪三里,登马家山岭,路甚峻。登巅,望雁顶棱簇如莲花状,北瞰南阁,已在屐底。飞舄③而下。四里余,得新庵,弛担④于中,溯南阁溪,探宕阴诸胜。南阁溪发源雁山西北之箬袅岭,去此三十余里,与永嘉分界。由岭而南,可通芙蓉,入乐清;由岭而西,走枫林,则入瓯郡道也。溪南即雁山之阴,山势崇拓⑤,竹木蓊茸⑥,不露南面嶻嵲⑦态。溪北大山,自箬袅迤逦而来,皆层崖怪峰,变换阖辟⑧,与云雾争幻,至阁而止。又一山北之溪,自北阁来会,俱东下石门潭。门内平畴千亩,居人皆以石门为户牖⑨,此阁所由名,而南北则分以溪也。南阁有章恭毅⑩宅,西入有石佛洞、散水岩、洞仙岩诸胜。北阁有白岩寺旧址,更西有王子晋仙桥为尤奇。余冒雨穷南阁,先经恭毅宅,聚族甚盛。溯溪五里,过犁头庵,南即石佛洞,以路芜不能入。西十里,至庄坞,夹溪居民皆叶姓。散水岩在北坞中,石崖横亘,飞瀑悬流,岩左登岭有小庵。时暮雨,土人留宿庄坞,具言洞仙院之胜。
初八日 雨未止。西溯溪行三里,山涧愈幽。随溪转而北,又二里,隔溪小径破云磴而入。东渡溪从之,忽峰回溪转,深入谷中,则烟峦历乱。峰从庄坞之后连亘至此,又开一隙,现此瑰异。执土人问之,曰:“此小纂厝也,洞仙尚在其外大溪上流。”复出而渡溪,里许,有溪自东来入,即洞仙坞溪矣。渡大溪,溯小溪东上,其中峰峦茅舍,与前无异。洞仙即在其内崖,倚峰北向,层篁翳之。乃破莽跻石隙而入,初甚隘,最上渐宽。仍南出庄坞,东还犁头庵,终不得石佛洞道。遂出过南阁,访子晋仙桥,在北阁底尚二十里。念仲昭在新庵甚近,还晤庵中。日已晡,竟不及为北阁游,东趋大荆而归。

【注释】
①轩爽:与上文“轩豁”同义。
②逼仄:狭窄。
③飞舄(xì):飞奔。舄:鞋子。
④弛担:放下行李。
⑤崇拓:高大而延展。
⑥蓊(wěnɡ)茸:草木茂盛繁密的样子。
⑦嶻嵲(jié niè):山势高峻突兀的样子。
⑧阖:合。辟:开。
⑨户牖(yǒu):门窗。
⑩章恭毅:明代名臣章纶,字大经,号憨夫,又号葵心,浙江乐清人,南阁即其故里。明英宗时官至礼部右侍郎,以忠正耿直、敢于犯颜直谏著称。死后赠礼部尚书,谥号恭毅。
王子晋:即神话人物王子乔,相传为周灵王的太子,名晋,字子晋。好吹笙作凤凰之声,后经人接引往嵩山修炼,三十年后成仙。此地仙桥,据说是他曾经之地。
篁(huánɡ):竹林。
晡(bū):约今下午三至五时时分。

【译文】
初七日 沿着寺前的溪流而上,观看南碧霄冈,除了高大宽敞之外没有其他可以称奇的地方。又走三里,往西转,远望真济寺位于溪北的山坞中。这条溪流从西边沿着断崖穿过峡谷而来,峡谷南面的山峰名“五马朝天”,特别高峻。两旁是狭窄的石路,里面无人居住,荆棘茅草堵塞道路。走了一里左右,非常艰难,不能走到尽头。往北过真济寺,寺庙位于偏僻的北面山谷中,游人从来没有到过。从寺右沿小溪走了三里,攀登马家山岭,道路十分陡峻。登上岭顶,遥望雁山顶峰,棱角簇拥成莲花形状,往北俯瞰南阁,已在脚下。脚步飞快地下山,行了四里多,看到一座新庵,把行李放在庵中,沿南阁溪而上,探访雁荡山北面的各处胜景。南阁溪发源于雁荡山西北的箬袅岭,距离这里三十多里,和永嘉县分界。沿岭往南去,可以通到芙蓉峰,进入乐清县境;沿岭往西去,经过枫林,则是去温州府的道路。溪水南边就是雁荡山的北面,山势高耸开阔,茂林修竹,郁郁葱葱,看不出南面那种高峻的形态。溪水北边的大山,从箬袅岭曲折连绵地延伸过来,都是重叠的崖壁和怪异的峰峦,开合变换,似乎在与云雾争幻异之奇,直到南阁而止。山北又有一条溪流,从北阁流来此汇合,一齐往东流入石门潭。石门内有平坦开阔的良田千亩,里面的居民都以石门为门窗,这就是“阁”这个名称的由来,而南北则是以溪流为分界。南阁有章恭毅宅,往西进去有石佛洞、散水岩、洞仙岩众多名胜。北阁有白岩寺旧址,再往西有王子晋仙桥,尤为奇特。我冒雨走遍南阁,先过章恭毅宅,聚居在这里的章氏家族人丁兴盛。沿溪流走五里,经过犁头庵,往南就是石佛洞,因为路上荒草丛生不能进去。往西走十里到庄坞,溪流两岸的居民都姓叶。散水岩在北坞中,石崖横贯,瀑布高挂,飞流直下。从岩峰左面登上山岭,有一座小小的庵堂。此时天色已晚,又下着雨,当地人留我在庄坞住宿,并详细地说到洞仙院的胜景。
初八日 雨未停。往西沿溪流走二里,山中涧溪越来越幽深。随溪流向北,又走两里,溪对岸有条小路,石磴直通云霄。往东渡过溪流随小路而行,忽然峰回溪转,进到山谷之中,则云烟笼罩,山峦杂乱。这些山峰都是从庄坞之后连绵不断地延伸到这里,又裂开一道缝隙,展现出这瑰丽奇异的景色。拉住当地人打听,回答说:“这里是小纂厝,洞仙还在它外面的大溪上游。”再出来渡过溪流,走一里左右,有条小溪从东边流来汇合,就是洞仙坞的溪流。渡过大溪,沿小溪向东而上,溪谷中峰峦茅屋掩映,和先前没有什么不同。洞仙院就在溪谷的内崖壁上,背靠峰峦、朝向北面,有重重竹林遮蔽。于是拨开杂草踩着石缝攀登而上,起初十分狭窄,最上面渐渐宽阔。仍旧向南出了庄坞,再向东返回犁头庵,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去石佛洞的路。于是从犁头庵出来,经过南阁,询问子晋仙桥,得知在北阁下面,还有二十里路程。想到仲昭在新庵,离这里很近,回到庵里和他相会。
天色已近黄昏,竟来不及游览北阁了,向东走大荆驿而归。

【评析】
作者前后共有三次游览雁荡山。首次是在万历四十一年(1613)四月,即如前篇所记。二十年后,即崇祯五年(1632)三月二十一日至四月十五日,作者二游雁荡山,但在《徐霞客游记》中不见记载。此后一个月,即当年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初六间,他又三游雁荡山,写下这篇游记。这一年,他47岁。
从前后两篇游记的比较中可以看出,前次游历时间较短(四天),以观赏为主,游记中多以比喻手法,对雁荡山的景观进行生动形象的刻画描写。而这次,则前后共花了十天,以考察为主。所以本篇篇幅较长,重在客观具体的描述。文中对于雁荡山的各种景观,无不进行细细观察,层层梳理,将山形水势,来龙去脉,景物特点,相互关系等等,表现得十分清晰准确,历历在目。
同时,在作者笔下,还处处体现山水的险恶、旅途的艰辛和作者不畏艰险的顽强精神。如五月初一登天聪洞、初五日攀石璺、初六日游屏霞嶂等处,其艰难险阻、奋力攀登的情景,令人如亲历其境,为之担惊。初四日那一段骇鹿的描写,更令人心恻,并想见山崖峭壁的狰狞险峻。作者首游雁荡时,为证实《志》中“龙湫之水,即自宕来”的记载,奋力寻湖,却无功而返。此番则下定决心,改道重探,终于以亲身实地的考察,得出雁湖之水“皆与大龙湫风马牛无及云”的结论,推翻了旧说的错误,表现了他顽强坚韧的探索意志和认真求实的科学精神。 [下一章>>]   [返回目录▲]

古诗文网


© 2013 好诗文网 | 好诗大全 诗句大全 古文翻译 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 黄道吉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