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诗网_古诗文大全鉴赏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
作者: 佚名

越高黎贡山日记

【原文】
十一日 鸡鸣起,具饭。昧爽,从村西即北向循西大山行。随溪而北,渐高而陟崖,共八里,为石子哨,有数家倚西山之东北隅。又北二里,乃盘山西转,有峡自西而东,合于枯飘北注之峡。溯之,依南山之北,西入二里,下陟南来峡口。峡中所种,俱红花①成畦,已可采矣。西一里,陟西来峡口,其上不多,水亦无几,有十余家当峡而居,是为落马厂②。度峡北,复依北山之南西入,一里,平上逾脊。其脊自南而北度,起为北峡之山,而北尽于罗岷者也。逾脊西行峡中,甚平,路南渐有涧形依南崖西下,路行其北。三里,数家倚北山而居,有公馆在焉,是为大坂铺。从其西下陟一里,有亭桥跨涧,于是涉涧南,依南山之北西下。二里,有数家当南峡,是为湾子桥③。有卖浆者,连糟而啜之,即余地之酒酿④也。山至是环耸杂沓,一涧自东来者,即大坂之水;一涧自南峡来者,坠峡倒崖,势甚逼仄,北下与东来之涧合而北去,小木桥横架其上。度桥,即依西山之东北行,东山至是亦有水从此峡西下,三水合而北向破峡去。东西两崖夹成一线,俱摩云夹日,溪嵌于下,蒙箐沸石,路缘于上,鏖壁摭崖。排石齿而北三里,转向西下,石势愈峻愈合。又西二里,峡曲而南,涧亦随峡而曲,路亦随涧而曲。半里,复西盘北转,路皆凿崖栈木。半里,复西向缘崖行。一里,有碑倚南山之崖,题曰“此古盘蛇谷”,乃诸葛武侯烧藤甲兵处,然后信此险之真冠滇南也。水寨高出众险之上,此峡深盘众壑之下,滇南二绝,于此乃见。碑南渐下,峡亦渐开。又西二里,乃北转下坡。复转而西一里,有木桥横涧而北,乃度,循北崖西行。一里,逾南突之脊,于是西谷大开,水盘南壑,路循北山。又西平下三里,北山西断,路乃随坡南转。西望坡西有峡自北而南,俱崇山夹立,知潞江⑤当在其下而不能见。南行二里余,则江流已从西北嵌脚下,逼东山南峡之山,转而南去矣。乃南向下坡,一里,有两三家倚江岸而栖,其前有公馆焉,乃就瀹水以饭。

【注释】
①红花:一年生直立草本,菊科,夏季开橘红色花,果实可榨油,花可做染料,制胭脂,也可入药。
②落马厂:今称马厂,分里马厂和外马厂,又称马街,在蒲缥以西的公路旁。
③大坂铺:《徐霞客游记》五月二十二日作打板箐,今亦作打板箐。湾子桥:即今里湾。皆在今蒲缥以西的公路旁。
④酒酿:用糯米酿成,云南现称甜白酒,贵州称甜酒。
⑤潞江:唐时已作怒江,见《蛮书》。后讹为潞江。《明史·地理志》保山县注:“又南有潞江,旧名怒江,一名喳里江,自潞江司流入。”今仍称怒江。

【译文】
十一日 鸡鸣起床,准备早饭。黎明,从村西马上向北沿西面的大山行。顺溪流往北走,地势渐渐高起来,上登山崖,共八里,是石子哨,有数家人靠在西山的东北隅。又向北二里,于是绕着山向西转,有峡谷自西延向东,与枯飘往北流注的峡谷会合。逆峡谷走,靠南山的北面,向西深入二里,下行南来的峡口。峡中种植的,全是成块的红花,已经可以采摘了。向西一里,越过西来的峡口,上登的路不多,水也没多少,有十多家临峡口居住,这里是落马厂。越到峡谷北面,又靠着北山的南面向西深入一里,平缓上山翻越山脊。这条山脊自南往北延伸,突起成为北峡的山,而后向北在罗岷山到了尽头。越过山脊往西行走在峡中,十分平坦,路南渐渐有山涧依傍在南面山崖下往西下流,路在山涧北边延伸。三里,数家人背靠北山居住,有公馆在那里,这儿是大坂铺。从它西边下走一里,有座亭桥跨在涧上,于是过到涧南,靠着南山的北面向西下走。二里,有数家人位于南面峡中,这是湾子桥。有人卖淡甜酒的,连酒糟喝了它,就是我们地方的酒酿了。山到了这里杂沓环列高耸,一条山涧从东方流来的,就是大坂的水流;一条山涧自南面峡中流来的,坠入峡谷倒悬下山崖,水势十分狭窄,向北下流与东来的山涧合流后往北流去,有小木桥横架在涧上。过桥后,即刻靠着西山的东面往北行,东山到了此地也有水流从此峡中往西下流,三条水流汇合后向北冲破山峡流去。东西两面的山崖夹成一条线,全都上摩云天夹住红日,溪流深嵌在下方,山箐蒙密,溪石滚沸,路沿着上方延伸,穿石壁破山崖,攀着齿状的岩石向北行三里,转向西下走,石山的山势越加险峻越加合拢。又向西二里,峡谷弯向南,山涧也随着山峡弯曲,路也顺着山涧弯曲。行了半里,又向西盘旋转向北,路都是凿山崖修成的木栈道。又行了半里,又向西沿着山崖行。又行了一里,有块碑靠在南山的石崖下,题写着“此处是古盘蛇谷”,是武侯诗。
⑤分水关:今称城门洞,在公路稍北,海拔2561米,为高黎贡山脊,保山、腾冲以此为界。

【译文】
十二日 鸡叫两遍,吃饭,黎明出门。此处虽正当高峻的山峰之上,但居民房屋十分繁盛,有公馆在村北,潞江驿在它上边。山下东南一面成为大平川,已插满秧,绿色盈野,潞江沿东山向东南流去,安抚司依傍着西南平川的山坞居住;于是由磨盘石向西南上山,仍非常陡峻。二里,翻越到它南边的山峡之上,这里的山峡下嵌得非常深,自西延向东,延到安抚司下。峡底没有空余的缝隙,只听到深箐中有潺潺水声。峡深山也十分高峻,藤枝树木蒙密荫蔽,猿猴鼯鼠白昼号叫不停。峡谷北边路沿着山崖向上延伸,顺着山峡往西前进,上边离山顶不到一二里,沿山峡向西平缓行四里,有个石洞向南面临道路边的山崖,深处宽处各有一丈多,本地人用石头凿了山神碑放置在洞中。又走四里,稍折向北登上山崖,旋即向西,往西上登面临山峡的山坡。北面山峡之上,到这里开始向南下垂成一个山坡,但南面山峡之下,却有峡谷自南山的夹谷底部延伸出来,与向东延出来的峡谷相会成一个“丁”字,然后向北一面下垂成山坡。又向西二里,有时上登山脊,有时沿峰南走,又行三里,有数家人居住在东分支延伸的山脊之间,这是蒲满哨。大体上山脊到了此地分出支脉往东延伸,又稍稍高高突起,它北面又向北下坠成峡,它南面就是安抚司后峡的上游了。由此往西望,一座尖峰正当西方重又耸起,尖峰西北排列着高大穹隆的山脊,开始成为向南延伸的大山脊,这就是所谓的高黎贡山,本地人错读为高良工山,是蒙氏僭封为西岳的山。此山又称为昆仑冈,是就它的高大而言的。不过它正好是昆仑山向南下延支脉中的正脉,那么方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由蒲满哨往西下走一里,抵达来时望见的尖峰,立即踩着石阶转了数道弯上登。两旁陡峭的山崖夹立耸起,中间深坠成路,路由相夹的山崖中曲折上升,两侧的高崖上高大的树木盘曲在空中,树根纠缠下垂露在山崖外边,山崖上浓密的竹丛树林绿茸茸的,下覆的树荫排成帷幕,从它上边走,不再觉得是万山之顶,只是如唐人所吟咏的“两边山林合,终日杜鹃啼”,情与境合一了。一里多,登上山脊。平缓行走在山脊上,又是二里多,有数家人背靠北面的山脊,这是分水关,村西有水沿北面的山坡向南下流,这是潞江安抚司后峡的发源处了。转向南,往西越过岭脊,有砖砌的拱门,横跨在延伸的山脊上。此关十分古老,顶上中央已经坍塌,这就是分水的关隘。关东的水下流进潞江,关西的水下流进龙川江。

【原文】
于是西下峡,稍转而南,即西上穿峡逾脊,共五里,度南横之脊,有村庐,是为新安哨。由哨南复西转,或过山脊,或蹈岭峡,屡上屡下,十里,为太平哨①。于是屡下屡平,始无上陟之脊。五里,为小歇厂。五里,为竹笆铺。自过分水关,雨阵时至,至竹笆铺始晴。数家夹路成衢,有卖鹿肉者,余买而炙脯②。于是直下三里,为茶庵。又西下五里,及山麓,坡间始盘塍为田。其下即龙川江自北而南,水不及潞江三分之一,而奔坠甚沸。西崖削壁插江,东则平坡环塍。行塍间半里,抵龙川江东岸。溯江北行,又半里,有铁锁桥架江上。其制两头悬练,中穿板如织,法一如澜沧之铁锁桥,而狭止得其半。由桥西即蹑级南上,半里为龙关,数十家当坡而居,有税司以榷③负贩者。又西向平上四里余,而宿于橄榄坡④。其坡自西山之脊,东向层突,百家当坡而居,夹路成街,踞山之半。其处米价甚贱,每二十文宿一宵,饭两餐,又有夹包⑤。

【注释】
①太平哨:今作太平铺。
②炙(zhì):熏烤。脯(fǔ):干肉,云南俗称干巴。腾冲向以产鹿著称,所出鹿茸称为南茸,现在和顺的下庄建有人工饲养马鹿的养鹿场。
③榷(què):征税。
④橄榄坡:今作橄榄寨,在腾冲县东部,龙川江西岸,上营和芒棒之间。
⑤夹包:带在路上吃的食品。

【译文】
从这里往西下峡,稍转向南,马上向西上走穿越峡谷越过山脊,共五里,越过横在南面的山脊,有村庄房屋,这是新安哨。由哨南再向西转,有时翻过山脊,有时跋涉岭峡,屡上屡下,十里,是太平哨。从这里起屡次下山屡次遇上平地,开始没有上登的山脊。行五里,是小歇厂。再行五里,是竹笆铺。自从过了分水关,阵雨时时来临,到竹笆铺才晴起来。数家人夹住道路形成街市,有卖鹿肉的人,我买了些熏烤成肉干。从这里一直下走三里,是茶庵。又往西下行五里,到达山麓,山坡间开始有田埂环绕的农田。坡下就是龙川江,自北流向南,水面不到潞江的三分之一宽,但水势奔腾倾泻十分汹涌。西岸山崖陡峭的石壁插入江中,东岸则是平缓的山坡田塍环绕。行走在田塍间半里,到达龙川江东岸。溯江往北行,又是半里,有铁索桥架在江上。它的建造方法是两头悬吊着铁链,中间用木板像织布一样穿起来,方法完全与澜沧江的铁索桥一样,但很窄,只有澜沧江的一半宽。由桥西头立即踏石阶往南上走,半里是龙关,数十家人临山坡居住,设有税司向肩挑背驮贩卖的人征税。又向西平缓上走四里多,便住宿在橄榄坡。此处山坡自西山的山脊处起,向东层层突过来,百来户人家正当山坡居住,夹住道路形成街市,盘踞在山半腰。此处米价很贱,每二十文钱住宿一晚,管两餐饭,另有带在路上吃的食品。

【原文】
龙川江发源于群山北峡峨昌蛮①七藏甸,经此,东为高黎贡,西为赤土山。下流至缅甸太公城②,合大盈江。

【注释】
①峨昌蛮:即阿昌族。
②太公城:今作达冈,在缅甸北部,伊洛瓦底江上游东岸,杰沙西南。

【译文】
龙川江发源于峨昌蛮七藏甸北面山峡的群山之中,流经此地,东面是高黎贡山,西边是赤土山。往下流到缅甸的太公城,汇合大盈江。

【评析】
崇祯十二年(1639)四月,徐霞客从保山何更要的边陲挺进。《越高黎贡山日记》记录了其中一段的旅途生活,见《滇游日记九》。
从保山到腾冲,必须渡怒江,翻越高黎贡山。古代怒江的瘴疠,高黎贡山的高险,被视为畏途。唐樊绰《蛮书》载河赕贾客谣曰:“冬时欲归来,高黎共上雪。秋夏欲归来,无那弯赕热。春时欲归来,平中络赂绝。”徐霞客沿途细心省度是否会有瘴气,但却不怕瘴疠,无所畏惧。“余正当孟夏,亦但饭而不酒,坐舟中,棹流甚久,亦乌睹所云瘴母哉。”“从来言暴雨多瘴,亦未见有异也。”徐霞客攀越高黎贡山,随着一步步登顶,他心潮激荡,“忆诸葛亮武侯、王威宁骥之后开疆,方威远政之独战身死,往事如看镜,浮生独倚岩,慨然者久之”!
四月十一、十二两天,徐霞客连续渡过怒江和龙川江。他对怒江作了考察,怒江独流入海的判断是正确的。过龙川江,他又开始了对大金沙江(今伊洛瓦底江)水系的考察,写了一条有关龙川江的札记。徐霞客是考察高黎贡山的先行者,从此他对高黎贡山的认识逐步深入。返程途中,他发现高黎贡山也是雨屏,“关名分水,实分阴晴也”。后来在保山上江,他又考察记录了高黎贡山东坡石城的原始森林。 [下一章>>]   [返回目录▲]

古诗文网


© 2013 好诗文网 | 好诗大全 诗句大全 古文翻译 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 黄道吉日